当代艺术之自我救赎

自60年代出现的“当代艺术” 到了90年代就已经彻底变成了一种产品,姑且称之为“金融艺术” 。如同股票脱离实体经济成为一种“数字游戏”一样,打着“观念艺术”旗号的“当代艺术”也慢慢脱离的艺术本身1,变为金融的衍生品,可复制、可定制、可炒作,其价值与价格之间已无直接关系,甚至是矛盾的。也就是说,在“当代艺术”中寻找艺术已经成为一件困难的事。因为艺术的本质首先是艺术家的内在需要,“存在者的真理自行设置入作品” 2。艺术品的本源是艺术家的灵魂,是艺术家散落的灵魂碎片。

在艺术濒临灭亡的当代,一些艺术家开始”拯救”艺术。不是那些收藏家,也不是那些博物馆,而是艺术家自身。艺术家要拯救艺术,首先面临的是自我拯救。很多展览或作品评论中开始提到“修行”,“救赎”,“回归”,艺术家通过创作努力保护自己的灵魂不被侵蚀,不被“格式化”。为此,他们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或是无名无利,或是承受名利的压力,内心痛苦不堪。后者更加需要通过创作自我救赎。在圣经里,上帝首先创造世界,然后再去拯救他所创造的世界。当前艺术家就是在不停地创造与拯救,自然而然,他们有时被拥立为王,有时被千夫所指。

有些拯救主题的艺术家和艺术品与宗教有关,有些无关。他们通过内心观看世界,建立自己与大世界之间的链接,去拯救、守护大世界。他们的作品没有固定的形式,可以通过观念或其他媒介,如视频、摄影、声音、行为等。他们唯一的特点是用心去创作,并在作品中留下自己灵魂的烙印。他们的创作与纯粹的观念艺术不同,因为观念与艺术家内心没有直接关联。观念可以是哲学的,宗教的,政治的,或其他的领域的。

生活在西方的华人艺术家,在经历文化、语言、时代及哲学观念的冲击之后,有些人选择了用佛或禅的主题进行创作。艺术家或许有信仰,或许没有。信仰只是题材,是创作灵感。精神也并非只有宗教之精神,而是艺术家个体之专属特征。可以来自宗教信仰,也可是哲学观念,或纯粹个人价值观的一种信念。

80年代旅居欧洲的华人艺术家陈箴、杨诘苍以心之感悟出发,以神作为材料创作,以物为其表现媒介。艺术家的内心生活造就艺术品的灵魂,为其本源,所以艺术家的生活与艺术品本真一致。在年轻一代艺术家中,不乏以佛、禅、道去进行艺术创作,如旅法艺术家田德熙、蔡建超&苏北、旅意艺术家郭东来。观众观作品时是在观心,是否有共鸣,也是看缘。 文/崔保仲,策展人,VIA Paris当代艺术协会会长

  1. Aude de Kerros, L’art caché : les dissidents de l’art contemporain, Ed.Eyrolles, 2007
  2. Martin Heidegger, De l’origine de l’œuvre d’art, Rivages, 2014
未命名

郭东来, Wood is /is not wood, technique mixte, 200x20x15cm, 2015

 

fe41fe_4a7871353b7d4941a3ba0c976dfcc852.jpg_srz_p_643_644_75_22_0.50_1.20_0.00_jpg_srz

蔡建超&苏北, ≤ 100℃, Vidéo installation, durée:1’36”, 2013

 

IMG_8948-4

田德熙, Sans Titre, installation 2014

 

guo donglai

郭东来巴黎新展, Galerie Liusa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