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如文化使命与批评精神

文/侯翰如
翻译/述山
法语原文刊登于”里程95″旅法华人艺术家联展画册,借此感谢参加此展览的旅法艺术家郝晓军提供画册部分资料。

中国现当代艺术史是很特别的。这段历史并没有集中在对形式的研究和创新上:与之相反,艺术家通过经验和语言创作,把自己献身于“人类使命”。 实际上,他们认为艺术研究是为更新整个文化的一种锻炼或筹划。这种文化使命意识与中国古代文人精神紧密相连。古代文人认为最重要的任务是治理他们的国家。所以,艺术被认定为意识形态的教学工具,以帮助人们产生真正的社会责任心。就如一些学者指出,在中国文人或艺术家身上始终有一种“双重人格”,一种无法治愈的精神分裂症。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总是生活在一种被撕裂的状态下:一方面他们非常渴望回归自然去天马行空的自由创作;一方面他们要承担救国救民的责任。最终,这种矛盾驱使他们选择以知识,能力和想象去重组政治与文化身份结构。这是为什么在他们的作品中,总有双重性,掺杂着自由,幻想以及自我克制的痛苦。

                                                                                   朱德群 L’odeur du ciel II 130x195cm huile sur toile

值得关注的是,这种“双重人格”在很多中国现当代艺术家身上变为艺术创作的能量来源。20世纪,全人类都认为现代化是经济,文化,社会,甚至政治要达到的目标,亦或为了生存而做出的选择。面对如此现实,中国艺术家被传统文化的丰富与特别所吸引:与此同时,为了完成艺术创作并且与时俱进,构建新文化的愿望让他们对传统文化的反思和批评 – 20世纪初期的现代主义者, 一如30年代发起的“新浪潮”的继承者们,他们经常喊的口号是:“打倒传统”。到了20世纪,对传统的反思与批评在另一种现实中汲取资源,尤其是文化方面:在今天,没有任何国家,任何地区或民族可以避免其他文化的影响和介入;有时候这种外来影响对一个国家的现实改变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换句话说,全球各种文化之间的交流不只是无法避免,也会为我们当前的生活带来贡献和帮助。但是,我们目前在欧洲中心主义背景下所看到的国际交流实际上是完全封闭的。中国艺术家在现代主义意识形态的刺激和压力下,为了建立新的文化身份而对自身传统提出反思性批评。所以中国现当代艺术的首要任务是解决我们这个时代“双重人格”所带来的精神分裂问题:在现代化进程中的中国艺术家的新文化身份或艺术身份到底是什么?是否会成为西方语境中的“国际化”?或更好说会成为个人化,也就意味着既非“西方”又非“东方”?我们是否可以说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人格”?

                                                                       陈箴 Field of the waste 1500x1000x280cm, cendre, tissus, métal

带着这种文化使命和批评精神,很多中国艺术家来西方定居。这些艺术家不只是在寻找与西方的对话,更重要的是他们以一种批评和反思的方法去见证和判定中西对话的意义,以及因此程序而产生的一些问题:首先是欧洲中心主义,现代和后现代,后工业,后人类,新殖民主义,新异国情调主义,后冷战时期的意识形态战争等。对来西方定居的中国艺术家来讲,这些问题异常紧急。

                                                                       王广义 La grande critique Danone 100x100cm, peinture sur toile
                                                                                        赵无极 20-12-91 200x162cm l’huile sur toile
                                                               郝晓军 A man reading newspaper 68x55cm, encre et aquarelle sur papier de riz